重组宣布打破戟,力诺的医药资产后门ST亚星“梦破” | ST亚星

金盛 15 2020-06-16

  资料来源:《北京商报》

  力诺集团与ST亚星(600319)之间的后门业务无法谈判。6月15日晚,ST亚兴公司披露山东鸿基堂制药集团有限公司,Ltd。 (以下简称“鸿基堂”)和山东科苑药业有限公司。,Ltd. (以下简称“科苑药业”)被借壳。该公司的控股股东希望终止重组。据了解,鸿基堂和科苑药业是济南最大的民营企业力诺集团的制药资产,自成立以来,重组一直是人们关注的焦点。如今,随着重组的宣布,戟戟ST Yaxing 1倒闭了。540,000户家庭的股东感到高兴,并且在6月15日,公司的股票跌至极限。

  

  面临“堕胎”的后门问题

  力诺集团的医药资产计划将近半年,希望借壳ST亚兴,并最终宣布终止。6月15日晚,ST亚星发布了《关于终止重大资产重组的风险预警公告》。 由于交易双方未能就交易价格,履约承诺和此次重组的补偿等核心问题达成共识,公司在收到交易文本后,向洪基堂,科元药业的控股股东及交易的其他各方发送了该文本。 协议终止重组,并讨论了终止重组的相关事宜。实际上,6月15日上午,该公司披露了终止重组的相关公告。 受此消息影响,ST亚星于6月15日收盘,最新股价为4。67元/股。

  根据ST亚星此前发布的重组计划,该公司计划收购所有资产和负债,并购买鸿基堂和科源药业100%的股权。 交易完成后,公司的控股股东变更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利诺投资。高元坤的变更预计将构成重组和上市。据了解,鸿基堂主要从事阿胶及其产品,中成药,麝香酮,蒙脱石原料药等产品的研究,开发,生产和销售; 科苑药业目前主要从事化学原料药,化学制剂及中间体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业务,目前销售的化学原料主要用于生产糖尿病,心血管等制剂。

  股权关系表明,力诺集团直接持有力诺投资94。37%的股份将通过力诺投资控制宏济堂和科苑药业。

  作为济南最大的民营企业的制药资产,力诺集团,鸿基堂和科苑制药将在ST亚兴上市,以吸引市场关注。不幸的是,这次改组活动原计划进行了将近半年,并最终面临“堕胎”。为应对与重组有关的问题,《北京商报》的记者致电ST亚兴总干事办公室接受采访。 另一方员工表示:“目标资产控股股东已向公司发送终止协议。 重组将终止,但由于交易,交易对手很多,该公司仍需要继续与交易各方进行实施和谈判相关事宜。 与双方达成有关协议的签署,批准和决策程序后,将披露后续进度。”

  力诺资产证券化备受关注

  力诺集团目前正在全面实施“制造智能,市场全球化,资产证券化和最大价值”四项新战略计划。 自2015年以来,力诺集团,力诺动力,科源药业和宏基堂四家公司先后在新三板上市,但随后力诺玻璃,力诺动力和宏基堂三家公司先后从新三板退市。 现在,在药品资产A收款失败后,公司未来的资产证券化之路也引起了市场的关注。针对相关问题,《北京商报》记者向力诺集团总干事发了采访信,但截至发稿时,对方未作回应。

  就力诺集团的医药资产而言,除了科苑药业和鸿基堂外,力诺制药也是该集团的重要医药资产,但在试图借壳ST亚兴之前于2019年被纳入科技类.体内药物来源。

  根据财务数据,鸿基堂实现营业收入约4。8。90亿元,5。1。50亿元,4。6。70亿元; 归属于本公司股东的当期净利润约为2010年。54万元,4635。43万元,8386。15万元从2017年到2019年,科苑药业实现了约2的营业收入。6。10亿元,2。8。30亿元,3。1。20亿元; 本期对应的净利润约为3647。930,000元,4199。62万元,4874。7万元。

  不难看出,鸿基堂和科源药业的盈利能力并不低。证券市场评论员布纳欣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资本市场的深化改革下,鸿基堂和科苑药业将不排除独立IPO的可能性。Wind表示,科源药业于2018年12月有了IPO的想法,并于当年向山东证监局提交了上市咨询材料,但此后一直没有进展。

  ST亚兴发展中

  作为此次重组的空壳资源提供商,ST Yaxing也受到了市场的关注。当公司的生产工厂完全停产后,ST Yaxing的未来发展将如何终止1。540,000名股东感到头疼。

  数据显示,ST亚星主要从事氯化聚乙烯,苛性钠,ADC发泡剂,水合肼等化工产品的生产和销售。 近年来,公司的行业竞争日趋激烈。 在2017年,2018年和2019年成功扭亏后,扣除非收入后的当年应占净利润继续为负。具有巨大业绩压力的ST Yaxing于2019年9月迎来了重大负面消息。 公司收到潍坊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印发的《关于做好亚星化工汉庭生产厂搬迁停业的通知》。该公司的生产工厂已完全停产。由于此事件,ST Yaxing于2019年11月4日实施了其他风险警告。

  意法半导体还承认,为了恢复生产,公司必须大力推动新工厂的建设和生产线的搬迁。 这项工作受到诸如建设资金可用和项目建设难度之类的因素的限制。 预计建设期将很长。另外,需要调整生产线以实现生产和效率。 整个过渡期将产生大量的日常运营和维护费用。 在复杂的行业环境,激烈的市场竞争以及政策搬迁和关闭等多重背景的影响下。由于公司的未来发展前景不确定,因此迫切需要业务转型。著名经济学家宋庆辉还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ST亚兴的现状不容乐观,未来需要依靠外力来解决。

  关于公司现有生产厂的具体情况,ST亚兴总办有关负责人告诉《北京商报》记者,该公司的生产厂仍处于停产状态。 重组终止后,公司尚未做出相关业务安排。

  根据ST Yaxing于2020年第一季度的最新披露,该公司在报告期内实现了约-748的应占净利润。870,000元,归属于非扣除期后的净利润约为-820元。7万元。此外,ST Yaxing近年来已多次更改所有权。 截至目前,该公司没有控股股东或实际控制人。 最大的股东是北京光耀东方商务管理有限公司。,Ltd.,持股比例为12。67%。

  北京商报记者董良马长焕

上一篇:拥有80年历史的Tongpu股票撤退至山海关:行业影响力逐渐减弱,电子商务子公司独立
下一篇:喜玛拉雅推出一系列严格的广告合作政策内容创建者付不起钱|喜马拉雅山|内容创建|广告合作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