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证券交易所:据报道,光大证券和前董事长批评与暴风雨的合作项目 光大证券

金盛 34 2020-06-13

  股票投机取决于金麒麟分析师的研究报告,权威,专业,及时而全面的,可以帮助您挖掘潜在的主题机会!

  在6月12日市场之前,上海证券交易所向光大证券(601788)然后董事长薛峰等相关负责人发出了批评通知,主要是因为光大证券在雷暴事件发生后未能准确预测公司的业绩。 MPS项目。

  MPS项目是上海必新投资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投资项目,后者是Sun达光大投资管理(上海)有限公司的执行合伙人。,Ltd.,该公司的子公司。

  据公开资料显示,2016年,光大金辉与风暴集团(维权)下属公司成立了浸信会基金,总规模为52。0元30亿。同年5月,浸信会基金以4美元的价格收购了英国体育版权巨头MP&Silva HoldingsS。70亿元。A(称为“ MPS公司”)65%的股权。然而,自那时以来,MPS陷入运营困境,并最终于2018年被英国法院宣布破产并清算。

  上海证券交易所认为,MPS项目涉及大量资金和高投资风险,此事可能会对公司的财务报表产生重大影响。 光大证券及相关负责人应继续高度重视并持续关注该项目。

  在进行MPS项目后,光大证券不断受到此事影响。 目前,已计提减值损失约30亿元,被判赔5元。5亿元,相关高管和负责人也离职。

  效果预测前后的差异为1。20亿元

  2019年1月26日,中国光大证券发布了2018年度业绩预告,预计公司2018年全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3。4。70亿元,同比减少16。大约6。90亿元,同比减少约55。34%。同年3月20日,中国光大证券披露了业绩预告的更正公告。 预计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3。0亿元,同比减少96。6%。

  修改光大证券业绩预测的原因是上海浸信会投资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MPS项目)作为该公司的子公司太阳光大投资管理(上海)有限公司的执行合伙人的投资项目存在风险。,Ltd.由于未能按计划实现提款,光大证券已相应地提供了大量预计负债和资产减值准备。

  2019年3月28日,中国光大证券披露了2018年年度报告,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0元30亿。

  具体来说,光大证券2018年校正业绩与预测业绩之差为92。33%,差异的绝对值高达1。20亿元。对于可能导致业绩预减公告变化的不确定性事项,光大证券也未提供相应的风险警告。同时,中国光大证券仅发布了业绩预告的更正公告,有效期至2019年3月20日。

  上海证券交易所认为,光大证券业绩预测信息的披露不准确,差异的绝对值巨大,没有及时纠正,违反了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的有关规定。光大证券现任董事长薛峰是公司的主要负责人和第一位信息披露负责人,周建南,然后是执行总裁和会计工作负责人,然后是徐静昌,然后是公司的独立董事和召集人。 董事会审计委员会,然后是秦书记的董事会秘书朱Zhu未能勤奋工作,并对光大证券的违规行为负责。

  上海证券交易所认为,反对理由尚未成立

  对于上海证券交易所的纪律处分,光大证券及相关负责人提出异议。

  光大证券认为,业绩差异的主要原因是该公司的子公司Sun公司作为执行合伙人的MPS项目的风险。MPS项目具有复杂的交易结构,具有一系列的信用增强和认可,与不同的利益相关者交织在一起,法律责任复杂且存在争议,并且难以核实事实。MPS项目合作伙伴Storm Group有义务进行回购,其实际控制人冯某承担责任,但差额补充函的有效性需要司法确认。

  “当时公司董事长薛峰负有不可推卸的直接责任和领导责任。鉴于绩效预测和更正与MPS项目风险事件密切相关,周建南,朱琴和徐景昌与MPS项目风险事件没有直接关系,因此他们及时并有责任地履行了职责。 风险暴露后要谨慎,减少对市场的影响。影响。“光大证券要求减轻和惩处与MPS项目风险事件没有直接关系的责任人。”

  但是,光大证券现任董事长薛峰指出,鉴于MPS项目的高度复杂性,特殊性和敏感性,该事件的进展是非常不确定和不可预测的。 作为公司现任董事长,他勤奋认真地开展了相关工作。职责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辩护意见被上海证券交易所拒绝。上海证券交易所认为,光大证券及其相关负责人没有理由反对复杂的MPS项目,困难的核查和被动的分阶段披露。

  最后,上海证券交易所对光大证券及时任董事长,时任执行总裁兼会计负责人薛峰,时任独立董事,董事会审计委员会召集人周建南提出了批评, 然后是董事会秘书朱琴。此外,上海证券交易所将将此事通知中国证监会,并将其记录在上市公司的诚信档案中。

  MPS项目后果

  尽管MPS项目已经过去两年了,但光大证券仍在为此支付费用。

  2020年5月12日,光大证券宣布,太阳公司光大金辉获得上海市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裁决,裁定被诉人光大金福向申请人支付了华瑞银行4亿元的投资本金和相应的预期收益, 律师费,仲裁费及其他相关费用。此前,光大金辉获得了上海国际仲裁中心的裁决,裁定被告的光大金发风暴(天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Ltd.,上海群昌金融服务有限公司,Ltd. 支付深圳恒祥的投资资本。黄金1。5亿元及相应的预期收入,律师费,仲裁费及其他相关费用。

  光大证券还采取了多种预提措施。“从2018年到2019年,应计项目共计33项。5亿元,加上利息超过40亿元,目前累计产生约30亿元,约占75%。“为下一步是否继续产生,光大证券相关负责人在2019年年度股东大会上表示,该公司仍在研究中。

  除巨额资产减值准备外,MPS事件还使光大证券经历了一系列高管变动。2019年4月,薛峰辞去光大证券董事长兼董事职务,党委书记严军继任薛峰为公司董事长。2020年1月,中国矿业投资公司原董事长刘秋明被任命为光大证券总裁。 原总统周建南因个人原因辞职。此外,光大证券的首席风险官,合规总监,业务总监和董事等许多高级管理人员也已被替换。

  6月2日,中国光大证券董事长兼执行董事严军在2019年年度股东大会上回应了该矿的MPS项目,称该公司确实暴露了此事的漏洞,存在很多地方 需要反映出来。控制合规性工作,包括更换主管人员,组织部门系统,收集授权并在内部加强合规性。

  编辑:王竹英

上一篇:腾讯成武担任猫眼娱乐总监猫眼娱乐仍然面临人员变动的困难|猫眼
下一篇:突破40万手的死板限制,ST国重新安装并重返A股,首日上涨190%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