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帐户的现金价值为6亿美元,但欠广告费用5000万美元。

金盛 33 2020-06-05

  在产品包装上印有头部的老板已成为“老赖”,现在被禁止离开该国。 广西金嗓子的名字不再响亮。

  近日,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网站披露,广西金嗓子食品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姜培珍。,Ltd. (缩写为“金嗓子食品”)已被禁止依法出国,因为他没有履行法律文件规定的义务。事实上,早在去年,蒋佩珍就被法院列为“被不诚实处决的人”和“限制消费的人”。

  中国食品工业分析师朱丹鹏告诉《时代金融》,作为一家上市公司的所有者,姜佩珍成为“老赖”,并被禁止出国。对于上市公司而言,无论是从整个政策方面,资本方面,行业方面还是特定渠道方面,都会造成较大的危害。

  金嗓子控股集团有限公司,Ltd. (简称“金嗓子”)随着1994年发行的“金嗓子锭剂”的发展而发展。2003年,随着大型足球明星罗纳尔多的广告背书,金嗓子润喉糖闻名遐.。到1998年底,该公司的产值已接近2亿美元,使其成为广西50强企业之一和全国百强制药企业之一。2015年,Golden Voice在香港上市,公司市值一度突破50亿港元。今天,它已经下降了近80%,剩下不到1。10亿港币。

  时代金融多次联系金嗓子。 截至发稿时,尚未收到任何答复。

  C罗纳尔多曾经免费做广告

  2016年5月,金嗓子一直依靠一种产品来测试水草药饮料市场。 金嗓子食品公司推出了“金嗓子”草药饮料,该产品专注于清扫嗓子和嗓子。为了吸引市场的注意力,它赞助了各种综艺节目,例如“世界英雄”和“面具唱歌和猜猜”。

  正是这种赞助使Golden Voice进入了法律诉讼的漩涡。当时,金嗓子通过广告公司在上述《星空中国》综艺节目中投放了相关广告,总广告费为8000万元。双方都同意,如果未达到商定的评级,则广告费用将根据协议进行折扣。

  金嗓子食品向星空中国支付了1300万元。 该节目播出后,星空国际公司认为它已经履行了所有合同义务,但是金嗓子由于收视率失败而拒绝支付广告费。奇怪的是,8000万元的“电视广告代理合同”通讯是由王峰作为奇峰食品科技(北京)有限公司的大股东和法人进行的。,Ltd. (“奇峰食品”),没有金色的声音。食品签名和盖章。因此,星空中文提出了上诉。

  2019年6月,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以广西金嗓子公司应支付51元的价格对二审宣判。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给星空国际6700万元。但是,Golden Voice Food拒绝执行它。 为此,星空华文向法院申请冻结其账户,但发现“金嗓子食品”仅拥有超过100万元的资金,剩余的土地资产以母公司名义存在。 最后,拖欠款仅被执行。一万元。

  因此,2019年7月,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以“有能力履行但拒绝履行有效法律文件规定的义务”,欠原告广告费5057。姜佩珍和金嗓子食品以76万元的价格被列为“限制消费者”和“不诚实者”。

  朱丹鹏告诉《时代金融》,金嗓子食品公司是由红牛公司前总经理王瑞经营的。 最终,总体投入和产出不成比例,销量不佳,因此王锐有很多后续费用没有支付。金嗓子的老板不愿为此支付费用,因为当时约定了合同制,王瑞团队应该负责。但是,拖欠费用的广告商必须追逐金嗓子以获得最终付款,因此这是金嗓子操作中的一个错误。

  实际上,由王瑞创立的奇峰食品在金嗓子凉饮料运营期间所受的诉讼不仅仅如此。

  2016年,新三板企业碧酷股份与奇峰食品达成合作,为371家“金嗓草饮料”提供媒体推广服务。无法解决这笔32万元的媒体宣传服务费,Biku将金嗓子食品告上了法庭。

  2016年,北京百纳围棋展示设计有限公司,Ltd. (缩写为“百纳围棋”)和奇峰食品签署了“金嗓子品牌植物饮料”的“总经销协议”,因为157。95万元的材料费尚未付清,百纳维奇起诉金嗓子食品。 2018年,广西壮族自治区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金嗓子食品应向百纳维奇承担材料费。民事责任95万元。

  尽管子公司和实际控制人被列为执行人,但金嗓子似乎并不缺钱。根据其2019年年度报告,截至2019年底,其流动资产总计11。4亿元,其中现金及现金等价物5。7。70亿元,资产负债率9以上。1%减少到2019年的8。3%。

  值得一提的是,罗纳尔多(Ronaldo)曾使“金嗓子”(Golden Throat)感到酸痛,却没有收到“金嗓子”的广告费。据《青年周刊》报道,2003年,足球明星罗纳尔多来到中国参加活动,金嗓子创始人姜佩珍邀请罗纳尔多参加晚宴,并请罗纳尔多穿上“金嗓子锭剂”球衣 当罗纳尔多问道:“你要让我成为图像代言人吗?“”中间人说他不是该图片的发言人,所以他拍摄了它。小罗纳尔多 曾经为联想做出代言,仅签订了半年的合同,代言费约为1500万元。

  2007年,在经过四年的“免费”广告宣传之后,罗纳尔多将起诉Golden Voice,称Ronaldo在Golden Voice发行的代言广告没有签署代言合同,甚至没有获得他的同意,并为此索赔1000万欧元。但最终,由于跨国诉讼权保护成本高昂等各种原因,该诉讼终于消失了,蒋佩珍花了14英镑。无奈之下,300万元签下了另一位足球巨星卡卡,成为金嗓子的代言人。

  市场价值蒸发了80%

  在中国企业界中,有三位女企业家在公司产品上印了头像。 他们是著名的女企业家格力董明珠,老干妈陶华碧,以及金嗓子的创始人姜培珍。

  蒋佩珍很有才能,因此被称为“江老娘”。她曾经在演讲中公开表示:“我从13岁开始制糖,从18岁起我担任副总监,在33岁时成为导演。“ 2015年7月,金嗓子在香港联合交易所上市,而姜培珍亲自登场。 他夸张的姿势成为了业界的经典。

  上市一年后,Golden Voice的股价升至6。历史高位978港元,市值高达5。10亿港币。从那以后,Golden Throat的股价一直在下跌,目前的最新股价为1。市场价格为10港元,为41港元。港币$ 4。20亿,最高蒸发量为80%。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金嗓子已成为家族企业。截至2019年底,蒋佩珍和他的儿子曾勇举行了69次比赛。上市公司所持股份的69%。以最新市值计算,蒋佩珍家族的8%仍然是7。港币$ 2。70亿人民币,约合人民币6。6。80亿元。

  中国食品行业分析师朱丹鹏告诉《时代金融》,金嗓子现在面临的主要问题是主营业务遇到顶峰,其次是新产品的疲软增长。换句话说,公司没有太大的发展空间。 原因是它基于公司的中长期战略,而对消费者的研究不足。

  但是在多元化的过程中,金嗓子尚未取得突破。上述创新产品“金嗓子植物饮料”不仅没有给金嗓子带来好处,反而成为性能下降的元凶。2016年,Golden Voice录得归属于母公司1的净利润。3。0亿元,同比减少33个。4%,主要是由于基层饮料业务亏损所致。

  根据年度报告,仅金嗓子润喉糖的收入就占2019年总收入的90%。5%,黄金喉咙只占8%。4%。从2014年到2019年,金嗓子润喉糖的销售额为1。2。70亿箱,1。2。90亿箱1。2。40亿箱,1。01亿箱,1。04亿箱,1。1。30亿箱。销量没有明显增加。

  为了确保收入和利润,金嗓子多次提高了嗓子片的价格。每盒金嗓子润喉糖的价格从4。2元,上涨到6元。每盒10个在20194元。2019年,Golden Voice的收入约为7。9。70亿元,增加约14。8%; 毛利约为5。9。80亿元,增加约15。9%,2019净利润1。6。80亿元,同比增长约64%。

  朱丹鹏说,金嗓子品牌已经开始老化。74岁的姜佩珍如何振兴金的声音可能取决于他的儿子曾勇。

上一篇:胡希金:美国的道德高度已经基本下降,使我们拥有压制我们的强大力量
下一篇:柳州泛滥成灾,市民钓鱼享乐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来抢沙发吧~